教学科研
       科研信息
       课题研究
       科研活动
 
首页  >  教学科研  >  课题研究  
课题研究
 
 
小幼学段自然科学课程衔接的调查研究 ——小幼学段教学衔接现状的调查研究
发布日期: 2018-05-14 12:23:00

 摘要:本文通过对部分小学和幼儿园教师的问卷调查与访谈、实地考察和一些文本资料的阅读,比较分析了小学与幼儿园自然科学课程的差异性,梳理出目前小学低段自然科学课堂中的一些现状及问题,包括小学低段儿童对科学课程学习的不适应情况、教师和家长的态度问题,并提出相应的策略,促使小学低段的孩子更快更好地适应小学自然科学课程的学习模式。

关键词:小幼衔接;自然科学课程;调查研究

一、 研究背景

小幼衔接研究在我国基础教育领域一直备受关注,但大多数研究都侧重幼儿园如何改革来单方面适应小学教育,少有从小学的角度研究如何促进小幼衔接,且着重研究自然科学课程的衔接更是微乎其微。人们的日常经验和儿童早期教育研究都表明,幼儿园和小学阶段,是实施科学启蒙教育的最佳时期,如能在这段时间培养出爱科学,乐探究的精神,对孩子日后在科学领域的发展大有帮助。

所以,研究如何在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与评价的背景下,从幼儿园和小学两个角度共同努力,以改善小幼学段科学与探究类课程的衔接问题迫在眉睫。

二、 研究对象与方法

研究对象

以松江区岳阳街道部分小学和幼儿园为研究对象

)研究方法

文献资料法:比较分析幼儿园的《学习活动(教师参考用书)》、各园园本教材,《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和小学自然学科(牛津版)教材,《小学低年段自然学科教学内容与要求(征求意见稿)》和《上海市小学自然学科教学基本要求(试验本)》,以及其他学科的小幼衔接研究文献。

问卷调查法:自拟《小幼学段自然科学课程衔接问卷调查》,小学及幼儿园共发放120份。

观察法:观察比较幼儿园和小学自然科学课程的学习模式和内容。

访谈法:选取幼儿园与小学自然科学学科的若干一线教师、相关家长进行访问交流。

三、小幼自然科学课程差异性研究

问卷调查分析

    本次调查研究选取了松江区岳阳街道部分幼儿园和小学为调查样本,采取随机抽样的方法选取几所幼儿园中班、大班老师和小学一二年级自然科学教师作为调查对象,共发放“小幼学段自然科学课程衔接问卷调查”120份(幼儿园和小学各60份),回收问卷110份(幼儿园52份,小学58份),问卷回收率为91.7%,其中有效问卷为107份(幼儿园50份,小学57份)。现从小幼教师任教情况(1~3题)、小幼教师对自然科学课程的认识(4~11题)、小幼教师对课程教学的认识(12~14题)、小幼教师对小幼衔接的认识(15~21题)四个维度作如下分析:

1.小幼教师任教情况   

从图-1可以看出,幼儿园教师的教龄在1~3年和4~10年两个阶段的教龄占的比例比较大,而在11~20年和21年以上两个教龄占的比重逐渐下降。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幼儿园教师的流动性比较大,师资质量不是很高。而小学教师担任自然科学课程的教龄主要是4~10年和11~20年,21年以上的占有8%的比例,小学教师相对较为稳定,流动性小。

从图-2可以看出,幼儿园基本上没有专门的科常课老师,主要是由数学或艺术类老师兼任。而小学中,专门的自然科学教师也只占42%,58%的自然科学教师是由其他学科教师兼任的,不固定因素多。

2.小幼教师对自然科学课程的认识         

        

-3  您认为小学和幼儿园的自然科学课程不同在于?

从图3可以看出,小幼教师认为课程设置、教育环境及教师三个因素都影响着自然科学教育的不同,其中小幼“课程设置”的不同最为关键。据笔者比较分析幼儿园《学习活动(教师参考用书)》和小学自然(牛津版)教材发现,幼儿园的科常学习主要融于各个综合主题中,而小学自然课本则根据知识的属性进行了系统划分。比如《影子》这一内容,在自然科学中隶属于光传播的物理现象;而在幼儿园的学习活动中则将其归属于《我自己》这一主题,通过发现自己的影子,初步了解影子的存在。

“教师”这一因素在该问题中位列第二。通过统计可以发现,幼儿园教师认为这一因素关键的比例达39%,高于小学教师。据笔者和部分幼儿园老师交流得知,由于幼儿园内基本没有专门的科学老师,教授科常课的老师本身自然科学素养也不一定很高,在教授自然科学知识时难免捉襟见肘,她们普遍认为小学科学老师在这方面更专业。

而在“教育环境”这方面,小学自然科学老师的呼声更高,他们反映进入小学后,家长的教育中心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主要关注语数英,对自然科学方面的学习关心不多。同时在调查中也显示,小学中科技的学习环境布置欠佳,老师们对主要学习场所实验室有诸多不满,如数量不够、布置单调等。

3.小幼教师对课程教学的认识

通过统计分析“您在教学过程中经常采用的教学方法是什么?”一题,发现幼儿园和小学教师在教学方法的采用上有着一定的差异。在讲授法、游戏法、讨论法、实验法和观察法五个选项中,游戏法是幼儿园老师最常采用的教学方法,便于幼儿参与和接受,而小学老师选择常采用游戏法的仅3人。80%的幼儿园教师也认为游戏法是最重要的教学方法,游戏是幼儿的主要活动内容。教师会将一些科常知识渗透在游戏中,引导孩子边玩边学。 

 

     图-4  您认为最重要的教学方法是?

相比幼儿园来说,小学自然科学教师选择的教学方法较多,讲授法、实验法和观察法都较常用;从图-4可以看出小学教师普遍认为实验法和观察法是重要的教学方法,分别占40%和35%。由于笔者自身也是一名小学一线自然学科教师,所以深知观察法和实验法在本学科教学中的重要性,但对讲授法也占如此高的比重表示不解,毕竟当下的教学早就强调要把课堂还给学生,要丰富学生的体验,让他们亲身经历。因此,笔者又细细地分析了一下问卷调查,发现,选择多用讲授法的教师多为兼职教师,且教授自然科学课程的年限多在1~3年。说明兼职与教授此门课程的不固定性大大影响了授课实效。

4.小幼教师对小幼衔接的认识

从图-5中可以看出,关于“您认为幼儿园和小学自然科学类课程之间是否脱节”一题,有68%的幼儿园教师都认为有脱节,仅有12%的幼儿园教师认为不脱节,20%的教师表示不太了解是否脱节。而小学84%的教师都认为是脱节的。由此可以看出,幼儿园和小学教师大多数都认为幼儿园和小学之间是脱节的,小学教师认为初入小学的小学生很难适应小学的课堂教学和教学方法,注意力不集中、好动,儿童很难从幼儿园教育过渡到小学教育中。

  

-5  您认为幼儿园和小学自然科学类课程之间是否脱节?

许多研究课程衔接问题的学者都在讨论不同阶段间的衔接,特别是幼儿园与小学一年,究竟是后面的学习阶段去适应前一个学习阶段,还是前一个学习阶段提早适应后一个学习阶段。笔者更赞同“二者应是一个相互衔接相互适应的关系,不应该幼儿教育小教化,也不应该小学教育幼教化,而是前一个学习阶段自然过渡到下一个阶段的学习,二者之间应该有连续性。真正的课程衔接不仅仅是知识上的衔接,还应该是幼小教师认识上的衔接,教学方法的衔接,学生学习方式的衔接。[1] 

小幼课程目标的比较

-1 幼儿园科学课程与小学自然(部分主题)课程目标比较表

而小学自然学科的《基本要求》相对来说则具体得多,不但将教学目标细化到主题,还根据学生的年龄设置了低段和高段的不同要求,比如在“多样的生物”主题中,低段的要求为“说出一些常见植物的名称”、“识别一些常见的植物”;高段的要求为“知道一些能开花、结果、以种子繁殖后代的植物”,方便一线教师根据《基本要求》制定每堂课的教学目标。笔者根据《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和《上海市小学自然学科教学基本要求(试验本)》(以下简称《基本要求》),绘制出上述表格。从表格中不难发现,幼儿园科学课程目标与小学自然(部分主题)课程目标相比,学科性、知识的系统性并不明显。《指南》中,根据上述3条总目标,再划分小、中、大班三个层次,分别作不同要求。如在目标1“亲近自然,喜欢探究”中,3~4岁时,目标为喜欢接触大自然,对周围的很多事物和现象感兴趣;4~5岁时,目标为喜欢接触新事物,经常问一些与新事物有关的问题;5~6岁时,目标为能经常动手动脑寻找问题的答案。虽然课程目标根据不同的年龄段作了划分,但依旧比较笼统,教师在具体设计课程内容时难以根据儿童年龄特征确立螺旋递进式教学目标。

小幼课程内容的比较分析

-2  幼儿园课程与小学自然课程内容比较表

小学自然课程则根据一至五年级各册教材的内容,梳理出这11个主题。低段内容主要编排了人体、动植物、一年四季等孩子们熟悉的自身及周围环境的科普知识,主要培养孩子对周围的自然事物、现象充满好奇心,乐于尝试探究活动,并能用简单符号或文字记录观察或实验的结果。科学知识经过整合,学习过程较为系统,但就是这系统的知识可能会让初入小学的儿童不适应,毕竟幼儿园期间,知识更多地是作为一种兴趣被汲取,大多数内容只需要了解,参与即可。从表-2中可以看出,幼儿园每个主题的学习基本都会涵盖健康、语言、社会、科学和艺术这五大领域。科学类课程的学习是融于这些主题中的,比如在学习“有用的植物”主题时,幼儿不仅要通过绘画的形式了解如何战胜沙尘暴,也要学习如何种树、不同的蔬菜分别属于植物的哪个部分这些自然科学知识。所以,幼儿园期间科学知识的学习相对来说是零碎的,不系统的。

小幼课程教学方法的比较分析

1.幼儿园课程的教学方法

幼儿园的学习形式主要分为集体活动和个别化学习。在班集体教学过程中,幼儿教师常选择的教学方法是游戏法、讨论法、观察法等,通过观察一些直观的现象、做一些有趣的游戏,帮助幼儿了解科常知识。如在学习《我的朋友——蚕宝宝》时,让孩子们在自然角饲养蚕宝宝,进行长周期的观察,以了解蚕的生长过程、各阶段的外形特征和生活习性等,获得了丰富的知识经验。

但科学的学习往往离不开一些小实验,幼儿园里,许多科常类小实验则安排在区域活动,即个别化学习时间完成,如“拼装手电筒”、“探究磁铁的特性”等,所以,区域活动可以说是儿童探究自然科学常识的一个重要学习地。据幼儿园老师介绍,区域活动中,多数情况下给每名幼儿提供一份材料,采取请幼儿自主根据提示完成任务、遇到困难请求老师帮助的方式进行学习,学习过程相对小学自然科学课程自由散漫,孩子们在动手操作过程中习惯大声交流,且合作完成任务的实践频次较低。

2.小学自然科学课程的教学方法

观察法是小学科学课中举足轻重的一个学习方法,是各类实验操作的前提。比如在学习昆虫的形态特征这一内容时,需要老师提供形态特征较明显的昆虫若干,请生仔细观察它们的形态,找出其中的共同点,以明确怎么样的小动物可以称之为昆虫。

实验法是小学科学课的主要教学方法。教师让学生经历发现问题,提出假设,设计实验并操作验证的科学探究过程来提升孩子的科学素养。

讨论交流法也是小学教师较为常采用的教学方法,比如在学习《灭绝、濒危的野生动植物》一单元时,老师课前请生收集一些已经灭绝或处于濒危的动植物资料,课上请生自主交流介绍,学生的参与度更高,课堂效果优于教师为学生逐一讲解。

讲授法在小学自然科学课中并不应该作为主要的教学方法,但由于有相当一部分小学自然学科教师不是专职教师,或因为自身科学素养较低,无法设计有趣适当的实验辅助教学,所以仍有不少自然老师经常采用讲授法进行教学,虽然感觉教学效果不尽如人意,但由于实际操作的困难性,也无可奈何。

小幼教学环境的比较分析

1.幼儿园的教学环境

以荣乐幼儿园为例,随着第二期园本教材研发的不断深入,老师们深刻认识到了“根据幼儿年龄特点创设适宜的科技环境”对培养幼儿良好科学素养的重要作用。因此,该园分别开辟了小班幼儿与中大班幼儿的专门科技探索室,提供专门的科技游戏材料,如显微镜、动物标本、磁铁、赛车轨道等。同时在每个教室里创设了专门的科技区,鼓励幼儿在区域活动中自主探索,感受科学与生活的融合。[2]

2.小学的教学环境

进入小学后,孩子的主要活动由游戏转为了学习,教室内的环境布置也相对简单,虽然也有“植物角”,但由于缺少小朋友的照料,植物们往往不久就花败叶枯。

而我们科学探究的主要阵地——实验室,布置如何呢?根据调查报告,在笔者调查的几所小学中,有95%的科学老师认为学校内的实验室数量不够,供不应求,有时需要生动手操作的实验由于场地限制,只能改在教室内由师进行演示实验,严重影响了教学效果。另外,有70%的老师认为本校的实验室布置较为单调,主要以教室后方的陈列橱为主,放置一些标本。有83%的老师认为实验室内课桌椅较死板,不能根据课堂需要灵活摆放。

四、小幼科学课程衔接中存在的现状及问题

小学低段儿童对科学课程学习的不适应情况

1.小学低段儿童在科学课堂中注意力散漫,行为自由

据笔者与小学自然学科教师交谈了解到,低段孩子中,不少孩子在课堂中状态较松散,比较兴奋,表现为随意插嘴,交头接耳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实验室上课时,总有孩子无视老师的指令和组长的管理,随意把玩实验器材,影响课堂纪律与上课实效。  

2.初入小学的儿童多数没有边实验边记录的意识

在自然科学课堂中,我们鼓励孩子边实验边做记录,及时把自己在实验中的发现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但低段的孩子多数只顾把玩手中的实验器材,不太能及时记录实验结果。当老师前去提醒时,才想起要记录,往往此时活动时间已过半,导致记录有误或记录不完整。

3.初入小学的儿童不善于合作实验,易争抢实验器材

小学中,实验器材多数以小组为单位,每组一份。虽然每组都选派了组长,但或因为组长能力不够,或因为组员太跋扈,组员间无法协调安排、依次操作的情况时有发生。

教师在小幼科学课程衔接中的态度问题

    从图-6可以看出,在“您了解小学/幼儿园自然科学课程教学模式吗?”这个问题中,幼儿园和小学教师选择不了解的比例都很大,分别占78%和71%。而在图-7“是否有过学术交流”这个问题中,小学教师中有62%表示从不交流,35%表示交流过1~2次,只有3%表示有定期交流。而幼儿园教师中,从不交流的比例为31%,说明幼儿园对小幼衔接的关注度高于小学,但对小学教育的规律仍了解不全。


-6  您了解小学/幼儿园自然科学课程教学模式吗?

 

-7 是否有过学术交流?

以荣乐幼儿园为例,从2016年开始,由该园副园长周老师负责的课题《做好幼小衔接 助推幼儿稳步过渡》正式启动,为此,她带领课题组老师与实小科学老师有过多次沟通,比如邀请实小的科学老师参加他们的开题报告、组织课题组老师来实小现场感受小学自然课程的课堂等。相比之下,小学对小幼衔接的问题不够关注,鲜有由校方或出于个人意愿进幼儿园了解儿童科学课程的学习情况。

总的来说,幼儿园教师与小学教师对彼此的教学大纲、教学活动、工作方法等还了解不够,以致各干各的,导致幼小衔接不顺畅。

家长在小幼科学课程衔接中的态度问题

家庭环境和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的成长具有很大的影响。笔者就实验小学几位低段小朋友的家长进行了采访,请他们谈谈对孩子在科学素养方面的培养。张姓家长说:“感觉自然科学方面的知识,等孩子长大一些就自然了解了,没有特地培养。”;刘姓家长则表示:“会带孩子去诸如自然博物馆这类地方参观,但也仅限于走马观花,让孩子看个大概,自己知识有限,不能很好地讲解”。参访的8位家长中只有一位家长提到,由于孩子从小喜欢科学实验,所以会关注这方面的网站,自行购买一些实验材料,不定期和孩子一同做有趣的科学实验。说明中国的父母在培养孩子的科学素养方面是有所欠缺的。

五、完善小幼科学课程衔接的对策

适当调整幼儿园的科学学习形式,培养儿童的科学探究技能

幼儿园的区域活动,即实验探究的学习模式有别于小学,比较自由和散漫,建议幼儿园的老师在让孩子们进行自主探究前可以先明确一些要求,比如在探究过程中不要离开自己的小组,要和小伙伴轻声交流等,也可模仿小学,设计分项评价表,最后进行汇总,给获得一定五角星的小朋友奖励,以此来培养幼儿专注操作、耐心倾听、反复实验等科学探究品质。   

小学应增强自然科学课程的重视程度

1 .完善硬件设施,增强实验室和教室内“生物角”的功能性

对于新开设的小学,硬件设施一般都较完善。但对于一些老校舍而言,硬件设施固然无法改变,但我们可以通过调整软件来提高实验室的功能性。现如今,实验室的桌椅可以有多种选择,有些实验课桌可以根据课堂需要,自由组合成多种形状,灵活机动。我们完全可以选用这样的实验课桌,拓展教室空间,丰富教学组织的可能性。同时,学校也应大力支持一些消耗性实验器材的添购,保证实验的可实施性。

另外,小学也应该精心布置实验室和教室内的自然角,根据儿童年龄特点创设适宜的科技环境。实验室的橱窗不仅可以陈列各种动植物的标本,也可以展示孩子们的一些实验作品,比如自制的黏土化石、利用废弃物做的一些小物等,激发他们动手操作的兴趣。而教室内的“植物角”可以更名为“生物角”,不仅可以放置植物,也可以带一些方便饲养的小动物。在小学一二年级自然课中,就有“形形色色的植物”、“宠物的喂养”单元,教师可以根据学习内容,有针对性地安排一些观察任务,有些更可用于长周期探究活动,培养儿童仔细观察的科学探究能力。 

2.招收合格的专职科学教师

小学方面,想要做好小幼衔接工作的前提是,必须要配备合格的专职科学教师,能根据低段孩子的年龄特点设计合适的教学活动,如多采用游戏、实验探究等形式活化课堂,丰富儿童的感官体验,并能积极参加学科教研活动,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

3.增加小学低段体验式科学学习频次,鼓励相关校本课程的开发

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小学,近些年都鼓励老师们开发园本和校本教材,目的就是要求老师们能根据本园和本校学生的实际情况,开设一些孩子们喜闻乐究的课程。笔者认为,小学低段不妨可以将部分探究类课程与校外实践相结合,使孩子们能在实地观察中进行渗透式学习。

小幼间增强沟通,营造良好的教育衔接氛围

促进小幼衔接最直接的方式应该就是幼儿园与小学低段一线教师之间的时常沟通了。其实,幼儿园和小学都各有不同形式的市区级培训和学校的常规教研活动,笔者认为,幼儿园与小学低年级教师的部分培训活动不妨可以合二为一,在共同培训的过程中,彼此增进了解。 另外,可以以一些教研活动为平台,进行互相听课学习。这样,幼儿园老师能更熟悉小学自然科学课程的授课方式,小学老师也能更了解幼儿在学前教育中的知识积累和学生的个体差异,以正确把握教学内容的坡度。

提升推动力:加强与家长的联系

家庭教育始终是孩子有效学习的最大推动力,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小学,都应加强和家长的沟通,培养孩子勇于提问、善于发现、敢于探求真理的科学素养,帮助孩子在科技学习的路上走得更远。

六、结论

小幼自然科学课程的良好衔接,应从课程设置、课程目标、教学内容与方法等方面入手,形成一个合理的课程衔接方式。对我们一线教师来说,教学内容的坡度与教学方法的衔接更具有操作性。教学内容方面,由于当前小幼教师间沟通不畅,各学科的衔接难免会出现没有坡度或坡度过大的情况。小幼教师可借助区级或校级平台,共同参与教研活动,熟悉彼此的课程设计与内容。小学教师应了解幼儿在学前教育中习得的科学常识内容及程度,确保课程内容有过渡性;幼儿教师则应根据小学科学课程的教学模式,适当调整个别化学习形式,增强幼儿活动时的纪律意识。教学方法方面,小学科学教师应注重教学途径的多元化,为孩子们创设良好的科技学习环境,尽量多地采取观察法、实验法、讨论法等学生喜闻乐见的教学方法,增趣课堂,同时可适当增加参观体验的教学环节,使一二年级的儿童逐渐从过去习惯的游戏法中过渡到小学学习模式中来。同时,小学和幼儿园教师还应加强与家长的联系,鼓励家长在生活中丰富儿童的见闻,如此,幼儿的科学探索欲就能自然被激发,有助于解决小幼自然科学课程衔接问题。

参考文献:

[1] 孟倩.《幼小品德教育衔接研究》[D].陕西:陕西师范大学,2012:18-19

[2] 朱晓菁. “渗透式科技启蒙教育”园本教材验证与再研发的实践研究》[R].上海:松江区荣乐幼儿园,2012:21-22

文章作者:汪竹君
文章出处:

文章浏览次数:
 
 
   
 
上海市松江实验小学 ©2008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人乐新村60号 邮政编码:201600
电话:021-57812021 Email:syxx@sjedu.cn
网站访问次数:
沪教Y6-20110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