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小党建
       党员活动
       党员风采
       党务公开
 
首页  >  实小党建  >  党员风采  
党员风采
 
 
追记南江县纪委书记王瑛同志
发布日期: 2009-02-22 09:59:00
 

  一位共产党员的人生答卷

                 ——追记南江县纪委书记王瑛

         这是一个关于忠诚、正气、无私、无畏与爱的故事。

    这是一首用党旗的色泽与生命的高贵吟咏而成的美丽诗篇。

    这是一段巴蜀茫茫丛山与清清山溪书就的一位新时代共产党员的生命历程。

    铁骨柔情,她交出了一份共产党员的人生答卷。 

   上篇:铁骨傲苍穹

 

王瑛生前照片

 

新华网北京28日电(记者刘军)婉约优雅的她,一副透明边框眼镜架在笑意盈盈的脸上,不高的个头看起来娇小秀丽。红色的围巾映衬着背后灿烂如火的秋叶,让她透露出秀慧如兰的气质。久久凝视这张她生前的照片,很难从这个纤弱女子神态中捕捉到豪爽与无畏。但她的的确确就是那个无畏无惧、有情有义的柔情铁娘子王瑛——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常委、纪委书记,曾被中纪委等部门表彰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十大标兵

生命有时并不在于长短,哪怕是天际的流星,只要那瞬间的璀璨芳华,便将成为永恒。王瑛生命的全部时间只有47年,但她却用忠诚与果敢、豪爽与柔美,留给大巴山百姓心中一座不倒的丰碑。

“怕啥子,邪不压正!”

2003年夏时的巴中虽然没有热辣的阳光,却也闷热难当。这样的天气,没有谁愿意用高度的白酒消暑,但这一天王瑛却非要喝白酒,而且用茶碗作杯。王瑛豪爽,朋友们喜欢叫她王哥。但王瑛酒量很浅,这样开怀畅饮还是头一次。王哥,看你现在好憔悴哦,别喝那么猛噻!聚会的好友忙劝阻。王瑛却咯咯一笑说:我一生没有辉煌过,但这一次也荡气回肠了一回。

王瑛的确荡气回肠了一回。这一年的3月末,南江县一起命案牵扯到司法人员渎职,王瑛在天衣无缝的伪证中找出漏洞,使比她这个纪委书记级别还高的南江县公安局局长以及副局长等多达10余人丢掉了乌纱帽。办案期间她几个月不曾回家,遭遇了难以言表的险阻,甚至有威胁恐吓。但她以纪检书记的天职坚持下来,让死者得以瞑目,党内害群之马得以惩处。

怕!朋友问她查处这个让南江满城风雨的大案时的心境,王瑛干净利落地说了这样一个字。随后她解释说,她并非怕那些张牙舞爪的渎职者背后使坏,而是怕老百姓骂娘,骂共产党竟然容忍这样的败类。她是党的纪委书记,必须在她的辖区内,让百姓知道共产党对那些贪腐渎职的党员干部零容忍的态度。

那一夜,王瑛醉了,而且醉的不轻,需要朋友打电话让她的丈夫来接。道别时,她冷不丁地高喝了一句:怕啥子,邪不压正!”    

好友回忆说,这是他们印象里王哥喝酒最多的一次,也是鲜有喝醉的一次……

伊人已去巴山冷,秋池涨水百里寒。我们来南江采访的时候,王瑛已去。但我们试图走遍她所工作过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村寨。去倾听,去发现关于她的点点滴滴。

王瑛生于四川阿坝小金川一个普通的回族家庭,是十年浩劫后的首批大学生。从上大学到1997年到南江来工作,老父亲反复叮咛她的多是重复的一句话:萍娃子(王瑛的小名),坐的再高,也都是共产党给你的吆,啥子时候也不能干对不起共产党的事。

王瑛足以告慰先她而去的老父亲。多年在纪检战线工作,党性和原则是她的两条红杠杠,查处了许多烫手的案子,惩处和挽救了一大批干部。她办案有两个坚持,第一是坚持办铁案,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经得起历史检验。第二是惩处的同时,更要做好挽救和教育工作,于法纪无私但于人有情。

 


资料图片:王瑛生前工作照

    “真的勇士,是跌倒后爬起来继续前行的人!”

被王瑛查处的违纪干部,多数非但不恨她,反而对她心存感激。

2004年春节前,摇曳的灯光下,柳昆看着多病的老母亲无言以对,清冷的屋子里感受不到丝毫的节日的气息。原本年轻有为的他,曾是南江最年轻的副局长,因为能让单位评上先进而作伪证触犯法纪,被纪委查处撤职。此时的他陷入一片茫然无望中。这是,一个曾让他怨恨的身影推门进来。来人正是王瑛,听说柳昆自幼丧父,母亲年老多病,特意节前来看望、安慰因儿子受处分而整日担惊受怕的母亲。原本对纪委很有意见的母亲感动得老泪纵横。“柳昆啊,教训令人成熟,错误只属于过去,你未来的路还长,你要努力。”王瑛谆谆之语让柳昆幡然醒悟。

四年的时间,柳昆主动申请先后到大河镇观音寺村和光雾山镇焦家河村任驻村干部。这期间,与村民一道修公路、建学校、安电话、打水池、建沼气……村民拥戴,各级组织肯定,柳昆被再次提拔使用。

柳昆忘不了,在他驻村的四年间,王瑛每年至少两次到他派驻的村检查、暗访;遇到不能解决的资金、项目困难,每次都尽力帮助想办法;每当柳昆获得奖励和荣誉时,她都要打来电话或发来短信肯定和勉励。柳昆的手机中,至今保存着一则王瑛发来的短信。那是200671日,柳昆被巴中市委表彰为优秀驻村干部。当天下午,王瑛发来一则短信:“大姐祝贺你,真的勇士,是跌倒后爬起来继续前行的人!”

柳昆更想不到的是,当年被下派到大河镇观音寺村任村委副主任时,不知情的人认为县委要提拔一个刚犯了错误的人,便把这件事举报到了省纪委,上级派人来调查。王瑛得知后,亲自向上级汇报柳昆的情况,说明下派柳昆驻村不是提拔,而是去吃苦,去培养与群众的感情,并带领调查组到观音寺村了解他的工作,解开了误会。

其实,被王瑛亲手查处但又对她怀有感激的党员干部并非柳昆一例。

“我是纪检干部,帮了你们,我有什么资格去监督别人?”

王瑛有情有义,但在党性原则面前毫不含糊。

8万元意味着什么?在2004年,那是南江财政特意下拨给三个乡镇供销社下岗职工的救命钱。可是,县供销社却一分不剩地克扣了,而且堂而皇之冠以收取基层行管费的名义。主任更是自以为有点关系,拒不配合纪委的调查。王瑛大怒:“老百姓饭都没得吃,他还理直气壮,这算啥子事吆?”同事们说,特别是在普通百姓利益受侵害时,王瑛简直就是那嫉恶如仇的江湖侠客,容不得半分拖延,三下五除二就迅速查处。

“你的问题很严重,一定得配合调查,争取从轻从宽处理。”王瑛在电话中直言不讳地告诉县供销社主任。后来,问题查清,县供销社主任承认错误接受党纪政纪处分,办案人员准备写报告认为此事就可了结。不料王瑛说:“这事还没完,既然查清楚,就得给下岗职工有个交代。”在她的安排下,纪委和县供销社相关人员分赴三个被克扣的基层单位现场开会,把处理情况向职工通报,并在现场将扣留的钱按照花名册给应补贴的职工当场发放。没在场的职工,督促供销社直接打入个人帐户。

王瑛的弟弟在阿坝山区工作,弟妹一直没有工作,找她帮忙却被她一口拒绝。你们还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我是纪检干部,帮了你们,我有什么资格去监督别人?为此,亲弟弟对她不理解,甚至两年多不接她打来的电话。王瑛其实最疼爱自己的弟弟,可弟弟哪里知道姐姐的情怀呢?后来,弟弟懂得了姐姐,痛哭流涕!

    下篇:柔情笑春风

新华网北京28日电(记者 刘军)成渝高速公路,一辆疾驶的吉普车突然紧急刹车,停靠在紧急停车带。副驾驶座位上,一名面容憔悴的中年女性头轻轻歪向左侧,紧闭双眼。她,正是忍着肺癌晚期折磨,前往重庆新桥医院救治的南江县纪委书记王瑛。此刻,坐在后座的丈夫张勇不停地叫唤:萍娃子,萍娃子,你可要挺住啊……”随行的同事急忙给120打电话。

不一会,一辆120救护车飞速过来。然而,医生不无遗憾地宣告,病人已经去世。张勇闻听后,瘫坐地上,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天,是20081127日。从家走的时候,依靠大剂量的药物临近天亮方才入眠的王瑛,瘦弱的不成样子,剧烈的咳喘中,她久久地看着家中的每一个角落,并且还让丈夫搀扶着来到厨房,痴痴地凝视着正为她做早饭的母亲。母亲问:萍娃子,你看啥子哦?她艰难地帮妈妈捋了捋头发说:妈,您为我太辛苦了,今后要多注意身体啊,今天我真不想到重庆去,真不想走啊…”张勇后来才明白,爱妻分明是感觉自己要走了,舍不得亲人,舍不得家,方才说这样的话啊!

 


资料图片:王瑛和丈夫合影新华网发

  爱妻再无归期,无人可剪西窗烛

张勇无法相信,他的爱妻就这样走了。他说,妻子生如桃花,死如秋叶

从南江到巴中的家不过78公里,可王瑛生前难得回家一次。不过再忙,王瑛还是惦记着家,惦记着她的家人。

几件简单的家具,几盆茂盛的花草便把房间装点的舒适而清雅——这是王瑛的家。从设计到装修都是她操持的。张勇说,儿子读大学,王瑛还资助贫困的大学生,加之岳母有病,家里经济不宽裕。装修的时候,夫妻两跑到成都逛遍了建材市场,精挑细选,仅仅花了3万块钱就装修出一个的让人称羡不已温馨小家。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李商隐笔下的巴山正是南江的丛莽山峦。而今,爱妻再无归期,无人可剪西窗烛,张勇常常孤坐卧室,泪流满面。

就是在这间小小的爱巢,有一次王瑛下乡回来疲惫不堪,倒头就睡。张勇看着熟睡中的爱妻鼻翼微翘,楚楚动人,便不停挠她胳肢窝。不料王瑛前所未有地大发脾气,蹭地从床上起来,把张勇的衣服狠狠甩在地上,用脚连跺。随后,又追逐的张勇跑出屋外。然而,当约摸妻子气消后回来时,张勇发现妻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而那件被脚跺过的衣服也被爱妻洗过熨烫的整整齐齐。

萍娃子,你再跺一次我的衣服,再追我一次啊?泪如滂沱的张勇回忆说,在妻子去世后,他拉开自己衣橱的时候,不禁失声痛哭。妻子在离别之前,早已悄悄地将他所有的衣物洗得干干净净,分春夏秋冬折叠得整整齐齐……

每次回巴中,王瑛必然要探望公公婆婆,就是回不来,也经常打电话叮咛再三。我的好儿媳哦,比自己的女儿还亲!至今说起王瑛,公公依然难抑悲伤。   

写给儿子,写给儿子,写给儿子……”一本被泪水浸染过的笔记本扉页上,除了这样满满一页相同的四个字,再无片语。这是整理王瑛办公室遗物时,丈夫发现的。虽然不知道妻子要给儿子说些什么,但他说自己能够懂得妻子离世前难舍爱子,心如刀绞的痛楚。

儿子张然有一个纪委书记的妈妈,却一直都穿得很寒酸。读大学时,王瑛每个月只给他有限的生活费。有次张然说,他的同学时常穿着名牌时装在他面前炫耀:你妈是纪委书记,咋就穿不起名牌呢?王瑛知道后,很认真地对儿子说:你们年轻人要记住,做人不能看外表,重要的是要实在。

慷慨无私有爱春风化雨暖人心

其实,王瑛并不是吝啬。

南江县八庙乡青宝观村的黄霞被四川农业大学录取时,却无力支付学费和生活费。王瑛无意听说后,为她凑了3000元学费。之后,每个月都给她汇500元生活费。直到去世后,黄霞还惊诧地收到王瑛的汇款。原来,王瑛知道病情恶化后,将自己被评为全国纪检标兵的2万元奖金专户另存,委托同事按月给黄霞寄生活费。

20028月,王瑛在新立乡新立村调研时,得知村民耿福寿正读小学四年级的女儿耿燕因父母均患重病、妹妹年幼、家境十分困难而辍学的情况后,步行近10里路赶到她家,掏出身上仅有的400元钱送给耿燕。王瑛动情地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干女儿,有困难只管向妈妈说,我一定让你好好地把书读下去。过后,每年到开学时,王瑛都专程或托人将钱和衣物送到耿燕家中。   

纪委书记竟然为了生计需要贷款?这不是天方夜谭。王瑛去世后,她在燕山乡信用社有8万元贷款的秘密方才让人知晓。原来,儿子张然上学每年学费3万,母亲和自己都有病,而她面对贫苦群众又忍不住倾尽钱包,家中已是入不敷出。为了避免她贷款的消息传出去,她不敢用自己的名字在县城贷,而是悄悄让燕山乡一位要好的干部名字贷款,她来担保。之后她又写欠条给这名干部。年底若能还若干本金,利息就会很低,可王瑛还不起,只能先把利息还上。

燕山乡的乡亲们也难以接受王瑛离世的事实。这个山路崎岖的贫困乡镇,是王瑛生前挂联的乡。从修路引水到抗震救灾,燕山留下王瑛太多的足迹。燕山乡秧坝村80岁的于长泰老人念叨起王瑛来,浑浊的眸子中布满哀伤。2008年春节的冰雪灾害,已经是被癌症折磨的不成样子的王瑛走了几十里的颠簸山路来这里看望他,王瑛把两袋米、两筒油、一床棉被和200元现金塞给老于,并叮嘱他要好好的活着,过幸福的日子。冰天雪地中,王瑛剧烈地咳嗽,粗重地喘气。于长泰请她进屋烤一会火,可她捂住发紫的唇,摆摆手,向别的困难户家走去……

王瑛的着装简洁大气。一条围巾、一个小小的饰品是她最拿手的点睛妙笔。纪委的每位同志几乎都在节日的时候收到过王瑛的礼物,不见得多值钱,多是纱巾、工艺品之类的小物件,但都是王瑛逐一精心挑选的。纪委常委张晋平的爱人至今保存着王瑛送过的一条纱巾。她说怎么也想不到,领导会给属下的爱人送这么可人的礼物。

纪委办公室的李亚莉和王瑛出差最多。每次出去有闲暇时,王瑛都表现的像十足的女人,街边的衣物小店挨个逛,踅摸到便宜又好看的衣服高兴的像孩子。王瑛喜欢首饰,偶尔也让丈夫买点饰品。但她从来不戴。她说原因很简单,纪检干部穿衣着装得落落大方。

此别已是绝期巴山悲歌蜀道泪

王瑛去世的次日,是她47岁的生日。同学朋友们在凌晨两点从各地赶来,在灵前打开两箱啤酒,端杯为他们的王哥送行,女同学呼唤着瑛儿的昵称,大家齐声在哀泣声中的唱起生日快乐歌。萧萧寒风中,在场的所有人潸然泪下……

送葬王瑛的那一天,巴中殡仪馆摆满了花圈、挽联。据说,这是这个殡仪馆至今举办的所有葬礼中收到过花圈挽联最多的一次。

那一天,天阴蒙蒙的,一群背着竹篾背篓,挽着裤腿的黝黑汉子从远处走来,打着一幅挽幛,上面写着王瑛书记一路走好几个大字。他们从南江坐车赶来,自发为王瑛送行。

在南江,他们被称为背二哥,都是来自边远山乡的农民工,靠一个背篓,一根山杖卖运送物资为生。 

王瑛来南江工作后,和县委领导一起专门帮扶建起了五家南江背二哥宾馆和餐馆,5角钱就能住一宿,而且屋子里有热水,有电视。宾馆和餐馆经营的资金政府来补贴,让背二哥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要富口袋,先富脑袋。王瑛这样说给背二哥的同时,多方协调给背二哥开办起夜校。2007年春节前,王瑛代表县委专门和不能回家过年的背二哥一起聚餐,给每一位背二哥夹了一次菜,表示自己无法饮酒,但以此代为敬酒,为大家祝贺新春!

在南江,无论是见过王瑛的生前友好,还是更多没有见过他的普通群众,提起她,无不说她是一个好人,一个共产党的好官。

风呜咽,山悲鸣。当王瑛的骨灰盒要送往墓地安葬时,那些她生前认识的,不认识的乡亲们,寒风中黑压压的一片为她送行……

王哥已去,瑛儿不在!茫茫大巴山,背二哥自创的那苍凉、深幽、雄浑的山歌再一次唱起:

原来的“背二哥”, 

    过去睡在街沿上。

    天作被盖地作床,

    背篓笼在脑壳上。

    冬天冻得打哆嗦,

    热天蚊子咬脑壳。

    哪个知味吆?

    硬是莫法子说。

    纪委王书记,

    真是不容易。

    关心农民工,

    做的好细心。

    “背二哥”现在有了家,

    五角住宿又能喝水。

    水费电费电话费,

    你们大家说贵不贵。

    不是有了好书记,

    五角住宿你莫想……

 

文章作者:syxx
文章出处:

文章浏览次数:
 
 
   
 
上海市松江实验小学 ©2008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人乐新村60号 邮政编码:201600
电话:021-57812021 Email:syxx@sjedu.cn
网站访问次数:
沪教Y6-20110036号